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卿画橙lanqing

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。好人好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审美是一种修养,一种能力。美人能写美文章,美文需要美人读。我做不得美人,写不得美文,智穷技拙。但求,过往的朋友,见谅,不失望,尚可通过我加的美人,去拜访美人地,去赏析美文,品其美味。

优雅地老去与优雅的离别(转)  

2009-05-09 08:55:32|  分类: 蓝(宽容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

优雅地老去与优雅的离别(转) - 蓝卿画橙 -      蓝卿画橙lanqing

        一篇短文叫“优雅地老去”,又读了一篇短文叫“优雅的离别”。在前一篇短文中,作者说“我去香港时参加了一个宴会,我看到一个披着红色披肩戴着珍珠项链的八十岁的女人,她哪里像八十岁啊,一头卷卷的头发,不黑,亦不白,是刚刚正好的那种颜色。她手上戴几克拉的钻戒,手背上印了蓝色小蝴蝶,眼睛大而迷人。眼睛大的人容易有眼袋,可是,她没有,好像还只有五十岁,冲我嫣然一笑:看,‘我的蝴蝶好看吗?’”当有人与她开玩笑,说她“老不自重”,这位老人说:“我年轻时活得太严谨,八十岁再不轻薄,来不及了。”是啊,一辈子的严谨,到老了还要坚持,岂不活得太累?

优雅地老去与优雅的离别(转) - 蓝卿画橙 -      蓝卿画橙lanqing

后一篇短文,则讲了一个美丽而快要离世的年轻女子——臧涛的故事。臧涛患乳腺癌晚期,可是在去年年底参加的一次《开心辞典》中,当小丫赞叹她的头发漂亮时,她笑着说:“前一段放化疗时,头发掉得一根都没有了。重新长出来后,我立即去烫了头,我要让自己漂漂亮亮地走。”她并当场签了眼角膜捐献的协议书。这是一个美丽女子与这个世界从容的道别。

     两个“优雅”,所以引出一些思考。

       人啊,能优雅已不易,老而优雅,则更难。男人,与女人,一样。“老了,难免长了皱纹,衣服也不讲究了,妆也不化了,也说东道西了,忘性也大了。”当然,这“妆也不化了”,是指女士,老头子何谈化妆呢?不过,男人,老了,也要有自己的外在与精神上的优雅,是吧?比如,穿着打扮也适当地讲究一点,修修边幅,那满头白发,也要适时地光顾理发馆,理一理,每天出门,总要照照镜子,用梳子打理一下,抻抻衣襟、抚平裤线。咱年轻时没有赶上这个好生活,想讲究也讲究不起,有啥就穿啥,能遮体,冻不着就行了。现在有点条件了,就不能太随便了吧。散步时,虽走得不快吧,也不能总是背着手,迈着四方步,也要尽量地挺直腰板。

       心态上,不服老,“活到老,学到老”。也时不时地玩把时尚,看着年轻人拎个手机,走哪儿电话跟到哪儿,咱老了,用不着这样,但是,也想有个手机,不会发短信,也可以学习学习。大概是4月1日那天吧,外孙女就给我发来了一个短信:“节日快乐!”哈哈!我也就回了一个:“今天是你的节日,我的宝贝!”

       还可以学学像电脑之类的,虽然不可能那样的精通,但总可以略知一二,可以写点什么,把一辈子经过的事情,摘要的写下来,虽然不是什么回忆录吧,也没有什么出版的奢想,但总能让思想活跃起来,总算是有事可做了。当然,也可以开个博客,虽有附庸风雅之嫌,但也会让自己溶入这个网络的大环境之中,与年轻的朋友相互的交流,也不失为一种乐趣。就是不会写东西,在网上玩玩小游戏,浏览个网页,看看视频,也不错的啊,共享了这现代的科学成果了嘛!

       本人没有艺术细胞,只是爱听歌,看舞,一唱歌,就会让我的外孙们说我,姥爷,不要唱好不好,还让我们吃饭不?要是有点艺术方面的特长或是爱好,也唱唱歌,跳跳舞,扭扭秧歌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这叫“老来俏”!

       我也愿意,身体与精神上都好一点,能伺候着孩子们。到了周末,女儿、女婿和外孙们,又准点敲门,聚集在我的简陋的家中,给他们张罗点可口的饭菜,听着孩子说,“好奢侈”“好丰盛”啊,更爱听外孙们夸我做的菜“味道好极了!”“就是这个味!”心中立刻涌起一股热浪,哇,我这个老东西还是有用的嘛!

       优雅地老去,固然不易。而优雅的离别,与这个世界说声再见,岂不更难?我,也许包括我的家人,可能做不到臧涛这样的优雅与潇洒,我的这双眼睛,已是高度近视,又做过手术,不会有太大的用处,就是这付臭皮囊,怕是做标本也不达标了。那就让它化成灰烬,去肥田吧!让几棵麦苗长得壮些,让路边的小树长得茂盛些。

        俗语说,治得了病,治不了命。人到了那个时候,也许就身不由己了。如果突然的就走了,没有痛苦,那是我的造化;如果让那病痛折磨得无法忍受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如果,变成了痴呆,傻傻地,糊里糊涂就走了,也好,只是麻烦了家人。也许高烧得说了胡话,又能说些什么呢?也许就会把一生中从没有说出来的话说出来?也许会是又哭又笑,哭我一生中的坎坷与无奈,哭那早就在远处等我的亲人或是朋友;笑自己一辈子做过的件件蠢事,也笑这人世间种种滑稽百态。可这我哪能说得清呢?

那我该说点啥呢?如果我最后时刻还清醒、还来得及说,我将会嘱咐我的亲人们:“如果我走了,你不要哭!”

 我最想到的,应该是:“我唯一的遗憾是,人只有这一次生命,如果我能再活一次,或许路走得会更好些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